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

2020年10月27日 10:45

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Husky Energy)。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曾是最赚钱的“现金奶牛”,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

当地时间10月25日,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 Energy Inc.的名义运营,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包括债务在内,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

油价重压之下,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背负上沉重债务,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

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双方表示,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根据交易规则,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imited)和李嘉诚的L.F. Investments (Barbados) Ltd.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股份。以此计算,交易完成后,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的股份。

两家公司称,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增强现金流,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桶的情况下,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桶;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

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但是,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此外,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

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相比之下,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正因为此,在超低油价风暴中,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

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1970年代,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1987年初,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2001年时,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

另有媒体报道,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外国人不能购买“财政状况健全”的能源公司。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绕过上述投资限制。

从赫斯基开始,此后30年间,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

近几个月,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就在数天前,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Concho Resources Inc.),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刘威


相关推荐

面对市场乱象丛生,租客网依然稳中不乱,继续坚持自己的原则!

你年轻有为、志存高远,远道而来,一贫如洗。每一位来深圳的青年人,理想中的生活里,有CBD六十平米的卧室,有景观阳台。他们不曾知道,做着这样的梦,就像在雪地里睡着一样危险。二房东和黑中介藏在不远处邪魅狂狷地一笑,他们年复一年不辞劳苦,把深圳青年的天真耕耘成务实。在深圳租房的小谢,最近遇到了大麻烦,他租房的中介公司跑路了,只剩下一具“空壳”。据小谢描述,自己于今年五月份在该中介公司租了一间房,房子是中介公司整租装潢再出租的“二房东”模式,因为房子位置靠近小谢上班的地方,就签了一年的合同,合同到明年五月份截止。谈到交易方式,小谢表示当时的中介人员跟他说要在手机上下个软件,因为公司房子太多,用软件收租比较方便,涉世未深的小谢并没有怀疑,就按照中介的指示做了。中间几个月小谢按时交纳房租,并为发生任何异常,可就在前几天,中介突然通知小谢搬走,可合同还没到期,小谢自然不愿搬走,但中介告诉他是因为政府查办隔断间,押金会在几天内退回到小谢的卡里,心软的小谢心想能拿回自己的押金就行,就没过问太多,便找了其他房子搬走了。过了几天押金迟迟不退,小谢登陆软件查看,却发现自己被贷款了!而后小谢才明白自己是被分期贷款了,而中介公司资金链断裂,跑路了,但自己的分期费用还得继续还!据统计,年内已有6家长租公寓暴雷,好租好住、爱家爱公寓、长沙优租客、凯信亚洲、杭州鼎家以及近日的寓见公寓都出了类似问题,而纠其问题原因,无一例外都是由资金链断裂带来的运营危机!手上金钱全部榨干,他们就在黑中介这里就毕业了!一批又一批的来深圳的青年接受了黑中介二房东的洗礼,但他们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代价是手中的押金、租金将折成各种不可知的费用、罚款……恶性的竞争导致最终的受害者还是租客,租金的上涨增加了城市漂泊青年的压力,“黑中介”、“黑房东”仿佛成了每个青年进身都市的必经之路。难道“信任缺失”已成市场常态?还有谁来维护租客这个群体的利益?在所有人都在谴责社会“黑暗”的时候,笔者了解到一直全心全意为租客服务的租客网,依旧不忘初心,维护租客的利益。面对市场乱象丛生,租客网依然稳中不乱,继续坚持自己的原则,以租客的利益为中心,并通过持续提升自身服务水平与能力,帮助租客得到更好更安全的租赁体验感!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房屋租赁,租客网率先提出“租房免押金,不要中介费”,的模式,并采用了“信用体系认证”,保障了平台用户的素质问题。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选择租客网,拒绝一切套路行为,让租房更简单轻松,让住房更舒适安全!

2020年07月10日 10:41

三年亏 290 亿退市只待“宣判”,乐视网没能等回贾跃亭

乐视网连续三年巨亏,累计亏损额接近290亿,在A股历史上仅次于*ST盐湖连续三年巨亏近300亿元,成为A股30年历史上利润亏损的榜眼,曾经登顶创业板一哥乐视网,如今却已滑入退市泥潭无法自拔.乐视网4约26日晚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净利润再次巨亏112.8亿元。加上此前两年的亏损,该公司最近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高达290亿元左右,并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9年的巨额亏损,主要是计提了超过90亿元的负债。由于违规对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体育")、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云")融资提供担保而后者违约,乐视网为此计提负债90.64亿余元。乐视网背上的这些巨额债务,均是贾跃亭一手主导造成。2010年上市之后,乐视网神话无数,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6年底,整个乐视体系危机爆发,贾跃亭次年遁身美国。而他留下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连续三年净利润巨亏、两年年末净资产为负,连续三年的年报都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审计意见,重病缠身的乐视网,退市几乎已成定局。这回,乐视网还能找到援手吗?三年巨亏近290亿元经过连续三年巨亏之后,乐视网如今距离A股"亏损王"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家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净利润再次百亿巨亏,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自从2016年底陷入困境之后,乐视网的经营就一落千丈,营业收入直线下降。2017年、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70.3亿元、15.6亿元。2019年的营收,已经仅剩2017年的7%左右。加上此前两年,乐视网过去三年的亏损总额,已经逼近290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分别达到138.9亿元、41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营收已经滑落到仅8895万元,净利润亏损约1.5亿元。连年巨额亏损,在迄今为止A股历史上,很难找出第二个例子。此前,亏损规模超过乐视网的,仅有*ST盐湖一家。按累计金额计算,乐视网是A股历史上亏损规模第二大的公司。*ST盐湖1月11日披露,由于资产重整中的资产处置,预计对利润产生约417.35亿元的损失,导致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432亿元至472亿元,净资产从2019年9月底的182亿元,直接跌到-286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已分别亏损41.6亿元、34.5亿元,三年累计最大亏损接近惊人的550亿元。石化油服也曾有过惊人巨亏,但亏损金额尚不及乐视网。2016年、2017年,石化油服净利润分别亏损161.14亿元、10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近267亿元。这一亏损金额比起乐视网,仍然少了20余亿元。虽然连续三年巨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乐视网去年的亏损,实际有所收窄。年报显示,受对大股东贾跃亭控制的乐视体育、乐视云两家公司的违规担保所累,乐视网计提了对应负债约90.64亿余元。2016年4月,乐视体育进行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40余家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共计投资78.33亿元。从2019年5月至当年年底,已有18家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1方起诉,其中17起仲裁乐视网败诉,为此计提74.84亿余元。对乐视云的担保,带来的负债虽未披露,但过往披露可知大致金额。2016年2月,乐视云融资10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等出具股权回购、担保合同,如若乐视云2016年至2018年未能完成约定的经营指标,或2019年初无法上市,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将向投资人回购。根据各方当时约定,乐视云回购金额为本金10亿元、年化单利15%计算,每年仅支付的利息就达1.5亿元。如今三年多过去了,乐视网为此承担的本息,经测算至少已经超过15亿元。贾跃亭还会还钱吗?作为曾经贾跃亭控制的上市公司,在持续数年的债务纠纷中,被连累最多的就是乐视网。从2018年以来,乐视网就因贾跃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不断被卷入债务催讨官司。乐视网4月13日披露,公司收到北京朝阳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下称"陈思成工作室")请求判令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陈思成起诉追讨的股权收购款,不过是乐视网最新的一起债务官司,起因也是乐视体育2016年4月的融资款,王宝强、孙红雷、贾乃亮等当红明星,当时均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除了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融资的巨额违规担保,贾跃亭主导的对乐视网大额资金占用,就差多年之后,至今仍未能解决。2017年及以前,乐视网通过公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9年底,涉及金额仍有19.17亿元。直接占用、违规担保之外,乐视网自身也有巨额债务。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公司合并报表内的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合计金额超过69亿元,其中包括二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提供的借款本息13.45亿元、融创垫付的19.1亿元债务。这些债务虽然与贾跃亭方面没有直接关系,但却与其遗留下来的问题存在渊源。乐视网称,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及时解决,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根据公开信息,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今年3月19日,当地破产法院就已批准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资产披露声明和持产债务人贷款申请,法院认为贾跃亭)提交的第四版披露声明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满足破产重组的法律要求,涉及的债务重组的债务本金净额为29.6亿美元。今年5月,破产重组将进入投票程序。根据最新破产方案,中国债权人将从债权人信托获得40%的债务受偿,或从信托以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债务索赔分配额的100%,债权人将有权在国内继续处置破产提起日前已经冻结或已抵押、质押的资产,受偿金额不计入上述40%等,此次破产重组债权人信托方案已经同步考虑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但对于涉及乐视网的债务细节,迄今未见任何披露。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的资金占用规模为86.9亿元,2017年、2018年底,余额分别为73亿元、28亿元。到了2019年,存量规模看起来已经减少了接近75%。从表面上看,关联资金占用大幅下降,是因为贾跃亭已经偿还部分资金。按照贾跃亭方面近期的说法,从2017年7月以来,包括已不在上市公司范围内的乐融致新在内,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乐视网在2018年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28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是由于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应付款项,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乐视网还在2019年年报中称,贾跃亭方面并未还钱。2018年8月至今,双方进行多次谈判,但未达成一致,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已经解决的7.2亿元左右,也是以债权转让方式进行,而非现金偿还。此次破产重组过程中,贾跃亭因违规担保、占用,导致的乐视网上百亿债务、资金压力,将如何解决?是否能得到真正解决?整个资本市场都拭目以待。退市几成定局不仅利润累计巨亏接近290亿元,乐视网的资产,也已经亏蚀殆尽,退市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扣除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形成的巨额债务计提,乐视网2019年净利润仍然巨亏。数据显示,扣除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仍然达到扣23.05亿元,难以扭转连亏三年的局面,已经触发退市条件。已经触发的退市条件,还不止是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总资产约为59.1亿元,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8年年末,该公司净资产已然为-30.3亿元。此外,乐视网2017年至2019年的财报,均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在2019年年报中,审计机构认为,财务报表没有对公司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注册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7年则是因为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乐视网26日晚间也提示风险称,2019年审计报为保留意见,2019年年末净资产、全年净利润均为负,股票存在年报披露后十五个交易日内,被深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倘若能追回贾跃亭方面的数十亿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乐视网将能缓解百亿资金和债务压力。不过,即便这些问题解决,依然难以解决乐视网净资产为负、2019年净利润亏损的局面。通过股权质押,贾跃亭已经成功"金蝉脱壳",但众多投资者、债权金融机构却将迎来一个个难眠之夜。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数量仍有280767户,贾跃亭持有的剩余9.2亿股,已经全部被冻结,其中8.57亿股依旧处于质押状态。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四家公募基金。其中,持股最多的一家,通过两只基金共计持有乐视网约4430万股,持股比例合计1.12%,另外三家分别持有1861万股、1517万股、1348万股,持股比例为0.47%、0.38%、0.34%。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股票开始实施暂停上市。暂停上市前股价为1.69元,市值67.42亿元。相较于巅峰时超过1600亿元的总市值,累计缩水96%。

2020年04月27日 10:53

中国移动一季度营收1813亿元 5G套餐用户3172万

凤凰网科技讯4月20日消息,中国移动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报告,第一季度净利润为235亿元(以下单位皆为人民币),同比下滑0.8%;第一季度营收为1813亿元,同比下降2%。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中国移动用户总数9.46亿,其中4G用户7.52亿,5G套餐用户3172万户。手机上网流量比上年同期增长43.4%,DOU(Dataflowofusage每个用户每月流量)达到8.3GB。受OTT替代、新冠疫情影响,综童话分钟数为6614亿分钟,较上年同期下降16.3%,短信使用量较上年同期增长45.4%。一季度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为46.9元,同比下降6.7%,降幅较上年有所收窄。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有线宽带用户总数达1.91亿户,首季度净增410万户,有线宽带ARPU为31.3元。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通信服务收入1689亿元,同比增长1.8%。受新冠疫情影响,第一季度销售产品收入及其他收入12亿元,同比下降34.9%。2020年第一季度归股东所得的利润为23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0.8%,股东应占利润率13.0%,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685亿元,比上年年同期下降5.8%。面对疫情、转型升级和5G相关成本增加等诸多挑战,中国移动集团将继续推进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保证资源的精准与高效投入,平衡好短期经营业绩和长期发展之间的关系,在进行业务转型与新动能培育的同时,保持良好的盈利水平,持续为投资者创造价值。

2020年04月21日 02:26